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邀请中国学生

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邀请中国学生

© 照片 : 照片来自导演私人档案
俄罗斯
缩短网址
0 60

2018年欧洲最大戏剧学院——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建院140周年。今天在这所学院就读的外国大学生超过1500名。学院内设七个系:表演系、导演系、音乐剧系、戏剧研究系、芭蕾舞系、舞台艺术系、场景和执导系。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的一个主要培养方向是培养木偶戏剧导演和艺术家。奥布拉兹佐夫国家木偶中央模范剧院总导演、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导演和艺术家讲座负责人鲍里斯·康斯坦丁诺夫将回答记者有关什么是现代木偶剧以及俄中木偶工作者的合作等问题。

记者:木偶工作是怎样一种职业?如何选拔未来的大学生?
康斯坦丁诺夫:专业木偶工作者,应该是集戏剧家、作曲家、导演、演员和艺术家于一体。考生要通过考试。未来的艺术家要提供自己的绘画作品和雕塑等,演员与导演要朗诵诗歌,根据物体绘画。当然还要考虑,考生如何看待木偶戏剧以及希望将来从事儿童还是成人木偶剧制作工作。

记者:大学生要学习哪些课程?
康斯坦丁诺夫:除了学习导演与场景设计公共课程外,还要学习绘画、艺用人体解剖学、表演、演讲、舞台运动、舞蹈等等;木偶工作者研究戏剧中的构成,所有主要系统的木偶制作的设计与技术,以及木偶戏剧的历史和作品等。演员在木偶剧院把艺术家制作的木偶拿在手里,对它的掌握,就像对一种乐器的掌握那样,操纵自如。后台导演也应是一名艺术家,给艺术家创作的这个世界赋以"生命"--要让木偶与布景的运动有思想,而不是随意乱来。木偶剧院导演的重要任务,就是要把舞台上发生的一切传给木偶演员。演员本身看不到任何东西,他们一动不动地站在台后。虽然站在那里很不舒服,但要轻松自如地把永恒的思想传达给观众。如果演员什么也看不到,他就只能完全听信导演,后者就是他的"镜子"。
我们课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艺术家与导演搭建桥梁。一个考试科目就是,考生要两人结伴创作一个故事。导演做出解释,艺术家画一个故事板。然后制作木偶,制作成一个十分钟的剧目。

除了学习导演与场景设计公共课程外,还要学习绘画、艺用人体解剖学、表演、演讲、舞台运动、舞蹈等等;木偶工作者研究戏剧中的构成,所有主要系统的木偶制作的设计与技术,以及木偶戏剧的历史和作品等。
© 照片 : 照片来自导演私人档案
除了学习导演与场景设计公共课程外,还要学习绘画、艺用人体解剖学、表演、演讲、舞台运动、舞蹈等等;木偶工作者研究戏剧中的构成,所有主要系统的木偶制作的设计与技术,以及木偶戏剧的历史和作品等。

记者:中国考生可以进入木偶学院的导演系和绘画系吗
康斯坦丁诺夫:中国有很多木偶剧院。我们可以为中国学生做许多事情。但是,如果中国学生想来我们学院学习欧洲木偶戏剧表演,我很高兴,因为一个有着另一文化的人带给我们许多东西。主要条件,就是要会俄语。
莫斯科有许多学习木偶戏剧的地方。莫斯科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戏剧中心。在莫斯科与莫斯科州有500多个剧院,其中木偶剧院有46家。这个基础非常雄厚,在这里可以看到各种演出。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是俄罗斯最大的戏剧学院,许多老师都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涅米罗维奇-丹琴科的学生的学生。一些世界著名戏剧研究者在学院里执教。

记者:2019年是俄罗斯戏剧年,国际木偶联会成立90周年。您将执导金砖国家木偶戏剧节?
康斯坦丁诺夫:在莫斯科上演中国木偶剧,这太好了!国际木偶联会有著名的中国木偶艺术家唐大玉,亚太委员会主席。据我所知,她也希望中俄木偶戏剧开展合作,希望中国木偶工作者来俄罗斯,而俄罗斯木偶工作者去中国。

2018年欧洲最大戏剧学院——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建院140周年。
© 照片 : GITIS/A. Roganova
2018年欧洲最大戏剧学院——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建院140周年。

记者:在您看来什么是现代木偶戏剧?
康斯坦丁诺夫:对我来说,现代木偶戏剧,这不是激光,或者复杂的电子技术,而是有趣的、生动的戏剧,他对一个人来说,不只是一种娱乐。一些人以为,木偶剧院是个木偶模仿人的地方。我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对我来说,木偶是人的灵魂。我倒不是说,表演中一定有社会背景,但你应当谈心灵。如果你为孩子们表演,也可尝试要告诉他们点什么。

奥布拉兹佐夫国家木偶中央模范剧院总导演、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导演和艺术家讲座负责人鲍里斯·康斯坦丁诺夫
© 照片 : 照片来自导演私人档案
奥布拉兹佐夫国家木偶中央模范剧院总导演、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导演和艺术家讲座负责人鲍里斯·康斯坦丁诺夫


记者:您经常去中国演出吗?中国观众能否很快看到你们的表演?
康斯坦丁诺夫:我本人还没去过中国,但中国上演过我在沃洛格达市木偶剧院根据普希金作品《牧师和他的工人巴尔达的故事》编排的剧目。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我们剧院领导非常希望把《图兰朵公主》献给中国观众。目前我们正在同中方商谈,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观众能看到这部剧目和其他剧目。

关键词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