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请求设立“一带一路”专项基金是减少投资合作被政治化的尝试

印尼请求设立“一带一路”专项基金是减少投资合作被政治化的尝试

© AP Photo / Achmad Ibrahim
评论
缩短网址
0 50

印尼请求中国设立一笔“一带一路”专项基金。此前,中国投资者受邀投资印尼911亿美元的大型项目。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专家阿列克谢·德鲁戈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仍然忠诚于(关于扩大印尼外国资本存在的)竞选承诺。

印尼财政部长丝莉·慕雅妮7月3日称,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阪G20峰会期间会晤时说出了印尼的请求。印尼财长将负责建立基金架构,分析关于基金金额的提案和获得贷款的标准。

印尼政府海事协调部长、总统维多多政治团队主要人物卢胡特·班加丹称,这笔基金应提供低息贷款。印方主张贷款在伙伴公司层面提供,这将保证在出现违约的情况下政府不落入债务陷阱。

卢胡特·班加丹还主管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他此前称,印尼政府在今年四月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期间提议中国参与30个总金额超过9100万美元的项目。

专家阿列克谢·德鲁戈夫称,印尼总统确实忠诚于自己的政策。

维多多很清醒地看到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越来越大,他认为,最好的与中国发展关系的方法,就是吸引中国参与印尼的经济进程。发展基础设施,这正是印尼均衡地区发展水平、抗击分裂主义所需要的。佐科·维多多将继续与中国合作发展基础设施,他的政策有根据,也很清醒。

印尼寄希望于中国投资发展旅游业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中国是印尼最大的投资伙伴国之一。与中国发展商贸关系,经常受到佐科·维多多在印尼国内的反对者的批评。具体来说,他们指责维多多过度使用中国劳动力,虽然中国劳工在印尼外国劳工的占比并不高。

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认为,印尼有关建立专项基金的提议,是减少两国投资合作被政治化的尝试。

葛红亮: 这样的诉求其实是印度尼西亚总统维多多在回应印尼国内的质疑,因为在佐科·维多多上一届任期内,很多中国的投资项目被政治化,所以印尼希望在这笔专项基金下的合作是基于B2B(商业对商业)方式,使得中印尼之间的投资合作减少被政治化的可能。

与此同时,葛红亮还指出,商业项目背后总是有政府的影响,因为这都关乎两国合作。

葛红亮: 在中印合作方面,在基础设施的领域,不管是雅万高铁还是其他的港口建设,其实都是双方政府对话和高层对话的结果,这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中国和印尼,还是中国和其他国家,还是其他国家和印尼,都会是这样的。而在中国的投资项目里面,有一部分是中国的国有企业去建设,所以就难免出现一些商业项目被政治化的现象。但是不单单是中国会这样,譬如说日本的公司到东南亚去投资,难道说背后就完全没有政府的影响吗?在这种大型项目的投资上,完全脱离政府的帮助也是不太可能的。在东南亚政党斗争中,很容易把一些外国投资项目冠以政治化的名号,就是为了将这些投资项目变成诟病对方政策的武器。东南亚国家的大选期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一些投资项目往往会成为他们的聚焦点。哪怕我们非常公平地去竞争这些项目,也会因为"中国威胁论"招致一些诟病,反对党会指责政府将利益出卖给中国。

葛红亮认为,印尼是一个东南亚大国,所以中国和印尼发展"一带一路"合作将在印尼和整个东南亚建设起建设性的贸易氛围,所以中国和印尼的合作超出两国关系。如果基金成功设立起来,将成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合作可参照的范例。

葛红亮: 印尼政府之所以向中国政府寻求这笔"一带一路"专项基金,是针对印尼国内将中国投资项目政治化的回应,是希望以后中印尼两国的合作能够更加纯粹地从经济的角度、从企业对企业的角度出发,除此之外,还会使得中印尼之间其他合作项目的操作更加商业化。另外,如若中国与印尼间的"一带一路"合作基金设立了并且操作得好,相信势必会产生很好的示范效果,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双边或多边层面推动相关项目的落实有积极参照意义。当然,对于基金设立的具体技术层面,中印尼两国专家需要更多更专业的论证。

印尼期待与中方合作建设海港、工业区、冶金和旅游综合体。项目落实地区很吸引中国投资者。比如说,北苏门答腊有靠近马六甲海峡的有利战略位置,还是棕榈油生产中心;北加里曼丹有大量水资源,非常适合与中国共建铝厂;北苏拉维西省是离中国最近的印尼地区,此外,项目还可在加里曼丹岛和中爪哇省落地。

关键词
投资合作, 中国, 印尼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