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中国的战略性创新

电子商务:中国的战略性创新

© AFP 2019 / WANG ZHAO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93

电子商务使中国从储蓄模式转向消费模式。去年,电子商务行业贡献了国家GDP的35%。中国政府多年来都在试图刺激内需,把内需作为新增长模式的主要发动机。那是否可以说,电子商务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经济模式?

在“十一”国庆节到来很久以前,中国政府就承诺举行史无前例的大规模阅兵。新中国成立70周年当然是需要特殊庆祝的重要日子。在国庆阅兵前夕,各国专家们热议阅兵期间即将展出的中国军事工业成就。但其他人记住了参加阅兵的普通群众。在北京主干道长安街上,跟在军事装备后的是色彩鲜亮的电动车方阵,司机们身穿彩色制服,电动车后面固定着送餐箱,原来他们是外卖骑手。
在数百架电视摄像头面前,跟在军事装备后面骑行而过,外卖骑手获得这样的荣誉不是偶然的。也许,当局传达的信号是:不是只有坦克和弹道导弹打下了中国战略稳定的基础,经济创新也起到了同等重要的作用。外卖骑手就是经济创新的体现,是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从一方面来说,电子商务创造了整整一个阶层的工作岗位:每天至少有300万名年青男性骑着电动车快递1000万个包裹,以这种劳动方式挣得每月1000美元出头的工资。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个行业也为电子商务本身的迅猛发展注入了推动力。要知道,远程售卖商品完全不是一个新主意,但传统的邮局服务无法快速处理大量邮件。结果,许多人放弃了远程购物,如果“在这里和现在”就需要商品的话。更甭提食品外卖了,对其来说任何延迟都类似于死亡。
但依靠移动物流服务,中国城市居民已经无需从沙发上站起身了。在按键几次后,他就能支付自己的所有账单、买衣服、家用物品、从任何餐馆点餐。而且,热乎乎的饭菜几乎立刻就送来了。另外,客户还获得了电子商务价格更低的传统优势——要知道网上零售卖家无需耗资维护实体店。

这样,消费就变得更简单,也更方便了。因此,消费额开始上升。去年,中国电子商务达到了7130亿美元,仅外卖服务一项就达到360亿美元。电子商务贡献了国家GDP的35%。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Chen Fengying)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中国经济的运行模式开始发生变化。

她说:“我认为电子商务在中国已经是一种常态。新经济有多种模式,互联网+,即互联网加商务,就是其中之一。互联网+可以是互联网制造,也可以是互联网服务,那么零售消费则属于服务。像我个人,很早便开始了网上购物,再加上京东生鲜离我也不大远,假期这几天甚至都没有出门,只要下个订单,京东生鲜就送货上门了。所以我认为这种消费模式至少是中上层人士的一种生活常态。目前新经济现象极多,主要以互联网+为主,或者叫数字经济,中国现在是离不开它的。因为大家都感觉到很方便,包括在生活中占比很重的餐饮,人们无需出门,便总能在家里吃到美食,这就是一个现实问题。”

现在,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条件下,刺激内需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要知道,中美贸易战在外部市场上创造了不良行情,出口收入已经无法成为主要的增长推动力。而电子商务则有助于消除这些风险,把商务活跃度维持在应有的水平上。
但这里也有着自己的暗礁。随着电子商务的增长,实体商业在缩减。零售店店主、小餐馆老板抱怨顾客不足。传统的商务模式在中国已经不再凑效。陈凤英说,为使电子商务有利,市场所有参与者都应该改变。


她说:“我认为冲击肯定是存在的,比如传统的百货大楼现在鲜少有人光顾,曾经礼拜天全家都会出门采购,如今也不再需要。我们看到很多商店都在关门,这都是受到了电子商务的影响。但是我想这些冲击只是初期的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行业还会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获得重生,即新消费、新模式、新贸易。比如京东生鲜,它实际上属于实体店,并不是网店,人们既可以到实体门店去采购,也可以选择送货上门。所以我认为想要获得长生模式,还是需要将线上线下结合经营,这不仅是传统行业重生的机会,也可以给予消费者更多的体验。不过伴随着传统行业重组扩大,就业又将是个问题。当今对零售业来讲就业已经不仅仅是站在柜台前进行销售,还有很多种其他形式。再以京东生鲜为例,他们的店面里是没有销售人员的,店员都在忙于送货,所以说他们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所以我想这就是新模式下所产生的一种就业情况,对传统行业来讲确实是一个冲击。”


从另一方面来说,西方人概念中的传统零售市场在中国不是太发达。因此,与其说消费模式改变了,不如说从零发展了,而移动支付是其获得发展的方便助力。生意逐步扩大,出现了所谓的在线离线/线上到线下(o2o)平台,把在线和离线客户联合起来。阿里巴巴集团起初只是通过自己的天猫(Tmall)购物网站从事电子商务,随后开设实体超市。比如,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超市(Hema Supermarket),它里面的许多过程都是自动化的,其中包括通过移动应用结账付款。

电子商务在农村起到了重要作用。2016年中国国务院发布《脱贫计划》,其中把电子商务与经济多样化和旅游业并列,作为农村脱贫的途径。同年,阿里巴巴集团开设了2万多个农村淘宝县级服务中心。在服务中心内,农民们可以学习如何在淘宝网的平台上工作,开设自家网店销售产品。在试验的第一年,辽宁省收成的80%的草莓都是通过互联网销售出去的。京东商城(JD.COM)等其它电子商务平台稍后也加入到试验中。2017年全国涌现出900多万个乡村网店,创造了2800万个工作岗位。这首先提高了乡村居民的购买力。按照中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全国全部网上购物的17.3%是由农村地区居民完成的。
中国电子商务的创新模式还可能流传到国外。按照陈凤英的意见,互联网贸易的结构有助于容易开展商品和服务的跨境交换。她认为,在中国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下,各国所首先实施的共同项目恰好可能是在电子商务领域。

社区公约讨论